您好,今天是2014年07月11日星期五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世界创意经济下 中国跨入文化出口第一梯队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7-11 13:43:40

 

 

 

    中国网·滨海高新讯 前不久,联合国《创意经济报告2013》在中国北京发布。这也透露出,在世界创意经济版图中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地位。

  在发布会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对此次报告的发布表示祝贺并发表讲演,这些无不显示出其对此事的高度关注。就在此前,习近平主席访问联合国教科文总部,博科娃曾以此报告的中文简本相赠。此次报告全文译本在中国发布,对推动全球特别是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创意经济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际文化创意经济发展迅速

  联合国《创意经济报告2013》(简称报告)的主题是“拓展本土发展路径”,这条路径是“鼓励创造和创新的发展新路径,力争实现包容、公平和可持续的增长与发展”。与前两本联合国贸发会议的叙述方式不同,这是一本带着浓厚教科文叙述色彩的创意经济研究报告。同时,它密切结合了教科文话语系统里的“文化多样性”“创意城市”等理念,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与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的研究语境非常契合,读来人文气息浓厚。

  报告是在国际、国家、地区以及地方政府的各个层面上影响政策制定的重要报告,是国际文化产业领域的重要文件。报告是联合国体制内多机构合作的结果,旨在为各国决策者勾画出创意经济的发展现状,评估创意产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提出政策建议。

  从报告中显示的总体态势看,当前,国际文化创意经济依然快速发展,相较于前两本分别发布于2008年和2010年的报告,创意经济继续在创造收入、创造就业机会和出口收入方面成果卓著,而且已经成为更加强劲的发展驱动力。报告援引联合国贸发会议2013年5月公布的数据:2011年世界创意商品和服务贸易总额达到创纪录的6240亿美元,2002年~2011年增长了一倍有余。在这期间,创意经济的年均增长率为8.8%。发展中国家创意商品的出口增长势头则更为强劲,同期的年均增长率达到12.1%。

  当前,发达国家创意经济正处在越界、扩容与转型升级之中,正在蓄积和展开更大的能量。发展中国家则在迅速走向国际文化创意经济的前台,正在形成与发达国家不一样的创意经济模式,成为全球文化创意经济的一支成长中的新军。但从全球文化创意经济的发展来看依然存在着不少问题、困境甚或陷阱,需要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创意经济行业和政府部门政策制定者高度注意,因势利导,把握新的发展态势。

  联合国各大机构对于创意经济十分重视,其宗旨在于配合其《联合国千年计划》,全球发展中国家减贫、实现跨越式发展而展开的。在《联合国千年计划》即将到期,2015年后联合国发展议程加紧制定的特殊时机,推出的第三本《创意经济报告》,意义十分重大。可以说,它是联合国对于创意经济的理解、政策导向和未来发展方向的一个风向标。

  报告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发展中国家,而其中,中国作为这一群体创意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在报告中占有相当的比重。今年以来,中国密集推出了一系列鼓励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政策文件,推动中国文化产业、创意经济更好更快地发展。这份报告对于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各界认识中国在国际文创发展中的地位、问题、趋势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发展中国家走向国际文化前台

  报告始终传达着一个令人振奋的信息,那就是:发展中国家走向国际文化创意经济的前台。创意经济曾是发达国家与经济体的专属领域。创意经济展开初期,全球专家、分析人士都认为,大量的关于创意经济的词汇和分析方法都是基于发达国家后工业社会的经验而来的。主要是发达国家制定的很多政策法规(很多分析人士称之为“政策文本”)更多适用于制造业部门衰落后,发达国家后工业社会的文化创意产品和文化服务出口到现有文化、社会和经济条件不同的国家、地区,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但这一思路和被发展中国家文化创意产业迅速发展的现实所打破。

  2008年,笔者参加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贸发会议创意产业高级别小组会议时,发表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与政策》讲演,向世界介绍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明显东部、中部和西部的三个阶梯、三个层次与三种模式的发展形态,介绍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不平衡特色:东部发达地区、中部发展中地区和西部欠发达地区在发展方式、发展类别选择,及发展目标制定上的异同,提出发展中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同样可以因地制宜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主张。这一主题演讲得到与会各国代表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代表的极大兴趣。

  与之类似,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也分化出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几个梯队。但是我们在每一个梯队里,都看到了由数字化、经济环境等因素所带来的扩容与转型。这是一个全球文化创意产业正从过去十几年形成的框架下转向一个崭新平台的大时代。

  这一点在本次报告中也得到充分体现。报告中充分展开了教科文组织一直推动的“文化多样性”理念,认为地方创意经济也同文化一样,呈现出高度的多样性。这些创意经济在世界各地兴起,采取的方式不同,所处的环境迥异,不同的机构、创意人才、人员和资源的流动都千差万别,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

  本次报告的最大特点是强调“地方性知识”,强调推动发展中国家发展的基本取向。因此,本次报告突出教科文特色,放弃了前面两个报告中“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转型国家”三个集团比较分析的基本框架,转向了“全球”和“地方”这一对基本逻辑。这与教科文组织一直关注发展中国家、南方国家的基本取向一致,只是将“纵向划分”变为“横向划分”。

  这一点对于中国的文化产业发展具有特别的警示意义。当前,每个城市在确定发展目标和发展战略时,一定要看到其所处的发展阶段、发展环境、发展区位,及具有的优势和弱势。只要我们借全球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东风,按照中国每一地区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去规划,去创新,去经营,去实践,就一定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那一个”。

  中国跨入文化出口第一梯队

  在过去几年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创意经济中的比重迅速上升。发展中国家向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全球各国进行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的贸易额大幅增长;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文化创意产品和服务的南南贸易也创历史新高。报告告诉我们,这一阶段,发展中国家创意产品的出口增长更快,平均每年12.1%,比起上一年度的报告虽有下降,但仍然显示了强劲的势头。《2013年人类发展报告——南方的崛起:多样化世界的人类进程》报告说,“150年来第一次,发展中国家的三大领衔经济体(巴西、中国和印度)的总产出与北方国家(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和美国)长年工业力量的GDP总额相同”。《麦肯锡季报》(McKinseyQuarterly)2011年3月报道,到2025年,根据GDP排序,全球前50个城市中,有20个会在亚洲,这个数字在2007年还只有8个。在此期间,超过半数欧洲城市将跌出这个排名,北美同样。在这个城市经济力量的新风景中,上海和北京的排名将高于洛杉矶和伦敦,而孟买和多哈将超过慕尼黑和丹佛。

  重要的是,“发展中国家”这个列表不是一个整体。世界的经济力量在发生变化,一些南方国家如今被划分为世界银行标准的“中等收入”或者“中上收入”国家。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会有三个非西方国家(中国、日本和印度)。

  发展中的创意经济在各大洲的许多地区蓬勃发展。正如最近联合国贸发会议研究显示,发展中国家出口份额在近年里占全球创意产品和服务的比重逐年增长,2011年总出口额达到了6310亿美元。这些出口中的大部分都生产于大中城市,包括艺术品、手工艺品和设计产品。

  在2012年,大多数富裕经济体的真实GDP仍然低于2007年底,然而新兴经济体的输出暴增20%。后者占了2010年全球GDP总量的38%(市场交换估价),比1990年的份额增长了一倍。如果GDP能够反映购买力,新兴经济体已经在2008年代替发达国家,并被认为在2011年会达到全球GDP的一半。这些新兴经济体如今占据了超过一半的商品消费、世界出口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

  新兴经济体同样占据了46%的全球零售业,52%的机动车销售和82%的手机消费。全球财富500强的四分之一从新兴经济体来——在1995年,这个数字只有4%。中国、印度、印尼、马来西亚、尼日利亚、沙特阿拉伯、南非和越南在接下来的40年的增长速度都会超过七国集团。

  新兴国家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以中国为代表和标杆。在世界银行公布的文化类产品出口中,中国占据第一梯队的重要位置,联合国贸发会议《2010创意经济报告》明确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文化产品出口国,中国文化贸易额占到了全球文化贸易总额的21%。由于联合国贸发会议随后又帮助非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其他国家制定创意经济的发展战略,所以创意经济系列报告中的指标体系成为包括巴西、莫桑比克、赞比亚等国家官方采用的统计口径。这些国家的文化出口对象包括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整体的文化贸易额增长速度领先于世界。

  从文化制造迈向文化创造

  长期以来,文化创意产业一直被视为发达国家的领地,与文化、原创相关的产品(作品)主要来自于发达国家。在文化制造业产品如纸张、文具、玩具甚至动漫制作(外包)等方面,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确承担了大量的“制造”工作,而核心创意和知识产权则始终掌握在美英等发达国家手中。《创意经济报告》的指标无法看出发达国家占有的相当大比例的版权和品牌附加值,像中国这样出口贸易量大的发展中国家许多都是加工制造型的创意经济和代工生产。不过,这些新兴国家一方面向发达国家出口文化制造品,一方面也开始将自己的原创作品向欠发达国家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出售。

  2002年~2008年,拉丁美洲国家创意产品的出口增长迅速,尤其是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和多米尼加。从相对较差的阿根廷创意产业贸易的发展,也可以看出发展中国家的不断进步。

  还有一类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主要方向还是以旅游为主的较为初级的门类。加勒比海地区的核心文化政策范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庆和文化多样性,其中旅游是加勒比海地区的核心文化产业门类,尤其是各种影响很大的节庆活动,比如加勒比艺术节或者特立尼达与多巴哥狂欢节。这些节日虽然影响很大,但和全球其他类似活动一样,相关准确数据是缺失的,相关评价指标体系也是缺失的,我们无从知晓它们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带动了经济发展,创造了多少间接效益。

  好莱坞的标杆意义输出到发展中国家,出现了印度的“宝莱坞”,中国的“东方好莱坞”、“华莱坞”等变体,如今在尼日利亚还出现了“尼莱坞”。“尼莱坞”的模式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融资、制作和发行方式。尼日利亚的低成本电影在上世纪90年代突然井喷,创造出了富有特色的电影文化,不光影响了尼日利亚全国,还影响到全非洲。尼日利亚每年出产大量的惊悚片和灵异片,数量虽然无法统计,但其在非洲大陆受欢迎的程度却是显而易见的。尼日利亚的电影总是短平快地完成,几周就拍好了,以VCD光盘的形式在小商店、集市和流动商贩那里出售;人们在家里,在临时的录像厅,在集市上,在酒吧里随意地观看。

  这种随意性既好也不好。这使得尼日利亚电影在本国之外没有官方的亮相渠道,而且在大部分与国际电影有关的统计中都无法统计。由于它在国际电影节和院线中缺席,非洲之外很难有办法看到(即使YouTube这样的视频网站和付费在线点播网站正在蓬勃发展)。尼日利亚政府大力支持“尼莱坞”,将其看作是国家文化产业的旗舰,并视作推动就业的引擎,以及潜在的出口创汇及税收的来源。国家电影与视频审查委员会在产业发展中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并且将自己的身份从内容管理延伸到了产业促进。这是一种带来各种混合结果的尝试,调整发行,收集产业活动数据,尝试录像俱乐部的许可证制度。

来源:国际商报 责任编辑:实习生 江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