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2月24日星期一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85后”小伙想颠覆洗涤行业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2-24 14:21:57

    天气变暖了,想干洗几件冬衣,你可能会送到家门口的洗衣店里;过几天,自己再去取回来。现在,你只要动动手指,到一家名叫“干洗客”的网站上预约下单,物流人员就会上门取件,48小时后又将洗好的衣服送到你手中。

    “干洗客”的创立者、“85后”小伙李杰把这种模式称为“云干洗”,再说时髦点,这种模式属于“O2O”(从线上到线下)。看似只是简单的变化,但企业背后的物流、管理等问题复杂着呢。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模式,一下子改变了传统行业的经销模式:洗衣服务不再需要洗衣门店。而且,由于收上来的衣物采取“中央”洗涤的方式,比目前洗衣门店“小作坊式”洗涤更安全卫生。李杰正是想用“互联网思维”颠覆传统洗衣行业的人。

    每件衣服可追踪

    “上大学时,一直忙于学业和各种兼职,根本没时间自己洗衣服;衣服经常堆积一个礼拜。有时候我把衣服送到洗衣店洗,但又会忘了去取。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有种能‘上门收衣服、洗完后再送回’的洗衣服务,肯定受欢迎。”三年前,还未走出大学校门的李杰,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经过市场调研,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他发现,目前国内干洗市场有待开发: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干洗店布局密度为每千人1家,人均月消费相当于25元至30元人民币,而国内约7000人才拥有一家干洗店,人均月消费约2元至3元人民币。

    简单地开家属于自己的干洗店,提供上门、送件取件服务,并不是李杰想做的。“尽管洗涤市场前景非常巨大,但目前行业采取加盟的方式,造成行业内部鱼龙混杂、没有实现标准化作业等问题,制约了洗涤行业的成长。很多干洗店都是个人的加盟店,要支付店租、购进加盟费、水电费等开销。为了节约成本,大多数干洗店尽量少购洗涤设备,有的店连洗涤工序和材料上能省就省。洗涤行业整体处于不规范、不标准的状态。 ”

    学计算机出身的李杰认为,自己要开的干洗店,最核心的理念是:要用信息化弥补传统洗涤业不标准化、不规范化的缺陷。

    目前,“干洗客”已自行研发出一套信息化系统,把网络下单平台、生产力平台和物流平台对接起来:顾客的每件衣服在“干洗客”的流程中变得可追踪。 “具体而言,物流人员在上门收衣服的时候即贴上用于识别的一次性条码标签,以后会升级为带自动识别功能的电子标签。这样,衣物什么时候到工厂、经过了哪些工序洗涤、由哪个工号的员工操作,后台都有数据记录,实现全流程跟踪。万一发生顾客投诉,就可以通过信息化系统追溯到源头,以最短的时间追踪到哪个环节出现差错。 ”

    从去年年底上线至今近两个月,干洗客注册会员数达到5000多人,每天平均有近200多件下单。网站后台数据统计,顾客集中在上班族与家庭主妇等群体,洗衣频率高的顾客一个月有4次至5次的送洗需求。

    利润空间在哪里

    洗个衣服,搞出那么多 “高科技”,还提供取送服务,“干洗客”的收费是不是比较贵?记者查看了一下“干洗客”网站上的价目表:洗涤一套床上用品四件套32元、洗涤羽绒服28元等等。平心而论,这个价位与一般品牌的干洗店差不多,比很多大品牌的干洗店还要实惠一些。

    李杰说:“传统干洗加盟店模式最大的成本在于铺租,而干洗客的利润空间在于,通过所谓中央洗涤中心的模式进行集约化洗衣,有效降低在店租、人力、耗材方面的成本。 ”

    所谓中央洗涤中心的模式,即将衣服全部送到中央工厂,通过导入自动化的洗衣流水线,在工厂完成从洗衣到熨烫、分拣输送的全过程,并能加强对污水、废气的集中处理,降低能耗。日本洗涤行业就是采取这种中央洗涤中心的模式。

    “干洗客”目前已在上海宝山投资了数千万元,建成了一家占地40亩、车间总面积1.5万平方米的洗涤工厂,对所有衣物进行统一处理,200多名工厂员工倒班操作,日均设计生产能力可以达到5000单。“采取中央洗涤中心模式,可以对洗涤流程进行掌控,利于实现洗涤的标准化与规范化。 ”

    不过,这种中央洗涤中心对物流集散的要求非常高,由于顾客分布于上海各处,需要将衣服配送到中央工厂,由此也产生了不小的物流费用。对“干洗客”来说,降低物流成本更是个考验。

    李杰的办法是 “自建物流与第三方物流”相结合。实际上,在创立“干洗客”前,李杰曾创立过一家面向企业的洗涤公司,构建过自己的物流:在上海按区域分布了50多个中转站,这些中转站就设在企业附近。 “现在我们的物流车先把衣服,集中送到中转站,再带回中央洗涤工厂。从中转站到顾客家这一环,再依靠第三方物流。”这样“干洗客”将物流成本控制在比较合理的范围内。

    李杰认为,洗衣企业的优势在于对市场的占有,所以“干洗客”要乘势而上,先稳住上海市场,今年逐步布局北京、广州、重庆、天津等大城市。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干洗客”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在物流人员收衣服环节,由于需要当面认定衣服的情况,如是否存在污渍、是否能洗涤干净等,都需要与顾客沟通,但这些认定需要具有专业水准的人士,第三方物流人员的专业性可能还有所欠缺。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唐烨)

来源: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正轩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